0539小说网

《隔壁总裁很粘人》(秦明月安子皓)全文完整版阅读

秦明月安子皓 时间:2021-11-25 15:00:58

小说简介:《隔壁总裁很粘人》是一部当下热门小说,为您提供秦明月安子皓小说从隔壁总裁很粘人阅读by奶茶布丁。光,必死无疑!”安子皓小腿一个哆嗦,差点从凳子上掉了下去,“你,你,你别吓我,大白天的,我怕怕。”秦明月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:“...

《隔壁总裁很粘人》(秦明月安子皓)全文完整版阅读

第11章

两屉生煎包下肚后,安子皓把嘴一抹,赶紧说:“秦大神,你赶紧给我看看,我的命盘怎么就发生了改变,我为什么会这么倒霉。”

“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,然后,把手伸出来给我看看。”

八字是很好的八字,命中富贵,再看手相。

看着女孩仔细捧着安子皓的手掌观看,萧陌然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别过头去。

莫名看得不舒服。

看了一会儿,秦明月语气平缓地说道:“你的八字被人压了,运势也被借走,长久下去,等你的运气耗光,必死无疑!”

安子皓小腿一个哆嗦,差点从凳子上掉了下去,“你,你,你别吓我,大白天的,我怕怕。”

秦明月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:“没吓你,所以没事别老把自己的生辰八字拿出来宣扬,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,总会有人见不得你一直走好运。”

“大神,那,那那我怎,怎么办呀,”青天白日的安子皓已经吓得瑟瑟发抖了。

“怎么说?”萧陌然捏着茶杯靠了过来,科学的尽头就是玄学。

“简单地解释一下,命运,就是命与运,‘命’是注定的,天定的,而‘运’是可以变化的,即可以变好,也可以变坏,人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,让自身的坏‘运’发生改变,当然也有人因为不学无术,一味地挥霍自己的运势,那么好运也会慢慢变成坏运。

正因为每个人运势不同,所以就会有人,想一些歪门邪道,从别人身上借运,这种‘借’其实就是‘夺’,借运古法就有,分派很多,有用指甲毛发施以特殊仪规的,但最常用的是利用生辰八字原理。”

见眼前这两人似乎都挺好学的,秦明月眯了眯凤眼,继续讲道:“譬如一个人的运势不好,可以通过分晰八字以及大运流年之间的五行磁场关系,比如这人五行缺金,那么就要找一个八字金旺的,或相配,或相伴,时间久了就能慢慢扭转自己不利的磁场,乃至命运的轨迹。

一个人的磁场可以影响他人,也可以被他人影响,这是《易经》上的法则,已被现代物理学证明,如果想要借他人运之人,既不能相配也不能相伴,这个时候各门各派的‘术法’就出现了,方法复杂且收费不菲,当今世人只怕没有几人会。”

秦明月一翻话说完,萧陌然一张俊容没什么表情。

安子皓听得半懂半懵的,张着大嘴巴地叫。

“这,这么说,是有人用不正当的方法借走我的运,谁,谁TM在背后干这种不要脸的勾当,我家老头请人给我批过八字,说老子生来就是富贵楹门的命,谁踏马看不惯不老子过好日子。”

安子皓叫个没完没了,秦明月撑起手支着下巴,品了口茶,散淡的眉眼似被茶香所染,幽黑的眸子氤氲了水气,映着茶阁的烛光,似有瑰丽浮光跃动。

等他不叫了,秦明月问:“你有没有兄弟?”

安子皓还不明月秦明月这样问是什么意思,答道:“我头上有个姐姐,嫁人了。”

“嗯,嫁得好不好。”

“这不废话,我安家的大小姐能嫁得不好吗,嫁在帝都,对像是八大家族之一的继承人。”

秦明月又问:“堂兄堂弟多不多?”

安子皓想了想:“这个应该不少吧,我爸亲兄弟只有一个,旁的,什么堂的,表的应该不少,不是,你什么意思呀。”

秦明月一只手支着下颌,另一只放在茶桌上,手指轻轻敲着桌面,“知道你生辰八字的有多少?”

“就家里至亲之人知道吧,我家老头子也说过,自己的八字不能往外说,哎,”安子皓想起来指着秦明月,“我可告诉你了,你该不会也想蹭我的运吧,我这个人生来运气就很好,我......”

安子皓话还没说完,**坐的凳子突然一歪,整个人连同凳子都载了下来。

秦明月支着脑袋笑道:“谢谢提醒,不过我八字很好,什么都不缺。”

安子皓车仰人翻的姿态,连候守在一边的美女侍应生都忍不住掩嘴偷笑。

秦明月没注意到在她说自己八字很好时,对面的男人似乎看了她一眼。

安子皓又出了个大丑,爬起来后,恼羞成怒指着倒在地上的凳子大叫。

“这什么破凳子,还一品居,我呸,一品居连个好凳子都买不起,给我整个破的,信不信弄急了爷,一把火烧了你的一品居。

你们经理呢,不对,把你老板叫出来,爷的骨头都摔坏了,叫你们老板出来赔,都说你们老板是个传说,我今天就要打破这个传说,不然爷恼了一个电话,叫三百个人来砸了他的一品居!”

许倒霉透顶了,心底的怨气无处发泄,在这一刻都发了出来。

听着安少爷哇哇地叫着,美女侍者低着头赶紧道歉。

美女侍者觉得,这位爷是真倒霉,这凳子从来没出过问题的。

经理就来了也是好一通道歉,奈何安子皓怨气颇多,不依不挠的,硬是说要见人家老板,又要砸店又要验骨头的。

秦明月松散地靠着,权当看戏了,对面那位,却不知怎地微皱着长眉,似乎对安子皓的行为很不满。

萧陌然自己给自己添了杯茶,淡淡说了声:“差不多就行了,又不是凳子的错。”

“什么叫不是凳子的错,就特么是凳子的错,赶紧叫你们老板出来,让他给爷我赔个不是,兴许我一高兴就不追究了。”

“对不起,我们老板不在郸城,为了表示歉意,这样,您随便吃,随便点,回头跟我们老板说一声,免了您的单。”

经理虔诚地弯着45度腰,不过秦明月似乎看到那经理的目光越过她,看了后面那位爷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