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39小说网

九婚总裁每天都在追妻最新章节目录全本读(糊涂鬼&顾洛夏阎陌熵)

顾洛夏阎陌熵 时间:2021-11-25 13:38:02

小说简介:九婚总裁每天都在追妻小说已完结,精彩节选 被一个死了八个老婆的大佬捡回家是什么感受?顾洛夏:每天都在提心吊胆,怕成为第九个。对了某位大佬还是个天蝎座!某大佬:“顾小姐,以后我打电话必须在十秒内接听!”顾洛夏直接手机...

九婚总裁每天都在追妻最新章节目录全本读(糊涂鬼&顾洛夏阎陌熵)

第1章 顾小姐被保护的真好

郦市,连日来大雨不断。

不过夜里依旧热的厉害,顾洛夏睡在阁楼,只有一小台风扇对着她吹。

屋子里闷极了。

“嘭!”得一声响,像是阳台花盆打破的声音。

顾洛夏以为有老鼠,起身拿着手机查看,可她还没走几步。

“轰隆!”一道惊雷在头顶响起!

闪电划过半空,将大半个阳台照亮,顾洛夏瞳孔骤缩,只见一挺拔的身影正立在自己面前。

男人一身黑色风衣,脸上戴着一张银质的面具,将样貌掩盖了起来,只露出深不可测的眼眸。

顾洛夏回过神,吓得连连后退,就要把阁楼到阳台的门关上。

“嘭”又一声响,男人将门扣住,幽深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她。

借着她手机的微光,他清楚地看见了女人的样貌,目光变得玩味起来。

顾洛夏根本敌不过男人的力气,关不上门,强忍着镇定下来:“先生,你这样做是犯法的,劝你迷途知返。”

顾洛夏只当这人是小偷。

男人听罢轻笑一声,面具下嘴角不觉扬了扬。

“顾小姐被保护的可真好!”他的嗓音低沉带着嘲讽。

顾洛夏愣住:“你认识我?”

她话音刚落,男人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,俯身看着她。

四目相对,男人的视线很冷,像是从冰窖里传出来的一样。

“岂止是认识!”

男人说着话,朝着顾洛夏逼近。

两人近如咫尺,女人身上好闻的味道扑鼻而来。

阁楼本就很小,顾洛夏退无可退,害怕地看着他:“你到底是谁?我好像并不认识你。”

看他的身材,还有听他说话的声音,她不记得有认识这么一个人。

男人冷冷一笑,大掌将她的手腕狠狠摁住:“高高在上的顾大小姐自然不认识

这自然就造就了双方不可调和的矛盾

我这等无名之辈,不过今夜我们可以深入认识!”

顾洛夏再蠢也知道这个男人的意思,她挣扎着想要逃跑。

男人却大力地将她推到了一旁的沙发上,她的肋骨磕到了沙发的边角,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。

而这时,男人站在了她的身后,整个人压了上来。

“不要……”顾洛夏的嘴被他直接捂住。

接下来的一切,就像是一场噩梦一般。

她的第一次没了!

男人在发现她是初次后,一瞬的诧异,不过却更加的肆无忌惮。

直到顾洛夏昏厥后他才停下!

……

翌日。

窗台的阳光透了进来,顾洛夏睁开眼正准备起身,撕裂般的痛提醒着她昨晚上发生的事。

看着阁楼大开的门,她的眼眶猩红一片,脑袋一阵阵的坠痛。

那个男人到底是谁?他既然认识自己,为什么又要这么对自己?

她还没想明白,门外传来急促地敲门声。

“顾洛夏,你是不是死了?太阳晒屁股了还不起来,不用上班了?”

房门被舅妈张桂莲敲得砰砰作响。

“起来了。”顾洛夏忙回答着,收拾着被褥,将昨晚的痕迹掩盖掉。

听着张桂莲骂骂咧咧离开的声音,顾洛夏松了一口气。

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她知道,张桂莲本来就不喜欢她,如果知道了这件事,自己往后的日子会更难过。

她收拾着东西,忽然一张纸条从床头柜飘落了下来,捡起来一看,上面写着一串电话号码,还有龙飞凤舞的一句话。

——我叫阎陌熵,顾小姐昨晚表现很好,记得打给我!

顾洛夏攥着那张纸,指尖泛白。

这个男人竟然这么大胆!

她换了一身衣服,出了阁楼,下到客厅。

刚出门的时候,就听张桂莲阴阳怪气:“馨雨这时候早就起来练钢琴了,不像某些吃白饭的人,懒得像个猪。”

许馨雨是顾洛夏的表姐。

十年前,顾洛夏爸妈出车祸后,顾家公司破产倒闭,顾洛夏就寄住在了舅舅家。

她知道舅舅家也不容易,所以每在周末、寒暑假都会在舅舅家开的奶茶冰淇淋店帮忙。

“我马上就去。”顾洛夏一边换着鞋子,一边说道。

张桂莲冷哼一声朝着顾洛夏甩了脸色回房。

顾洛夏也没奢望她对自己好,毕竟两人又没有血缘关系。

她出了门,顶着炎炎烈日准备先去一趟警局,她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,这个男人这么大胆,她一定要告他。

可她还没走几步,忽然手机一条简讯传了过来,上面一张昨晚上的照片赫然出现在眼前。

顾洛夏瞳孔皱缩,攥着手机的手止不住发抖。

就在这时,电话打了过来,她接过,里面传来男人冰冷的嗓音:“顾小姐,想去哪儿?”

“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”

“没看到我留的字?!阎陌熵!”男人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名字。

顾洛夏一瞬的恍惚,只觉这个名字很是熟悉,就在她发愣之际,男人的声音再次传了进来。

“南星大厦顶楼,给你十五分钟!”

电话挂断。

顾洛夏又看到那张照片,她咬了咬牙,连忙拦了一辆车去往南星。

南星大厦,顶楼总裁办。

助理徐晔毕恭毕敬将一份资料递在了阎陌熵的面前:“爷,这是您要的资料。”

阎陌熵伸手接过,随意地翻看了几眼,狭长的眼眸带着一丝玩味。

昨晚他还在好奇顾洛夏为什么会住在那么破烂的地方,现在他算是明白了。

原来顾家早在十年前就破产了。

她父母双亡!

如今的顾洛夏再也不是什么千金……

“爷,您的伤没事吧?”徐晔小心翼翼地看着阎陌熵包裹着纱布的手臂询问。

“一点小伤,没有大碍。”

阎陌熵冷淡地回了一句,昨夜要不是因为被仇家追杀,他也不会遇见顾洛夏。

想到此,他薄唇不觉扬起。

也就是这一刻,秘书小心翼翼地敲门:“阎总,外面有位小姐找您。”

“让她进来。”

随着男人声音的落下,顾洛夏急匆匆地走了进去,当她看到办公室男人的面貌时,脸刷得一下白了。

面前的男人左边侧脸俊朗非凡,而右边侧脸上有一道明显的刀伤,他周身的威压让顾洛夏不由打了一个冷颤。

“你迟到了十五秒!”

阎陌熵薄唇微张,声音像是从冰窖里传出的,冰冷刺骨。